Lenshadow

人这一生所能承受痛苦之最,永远超越自己想象。


板凳:住手
少年:……
板凳儿:小伙子说你呢
少年:……
板凳儿:嘿!听不懂喵话是吧,我打你
少年:哈哈哈哈


少年,撸猫吗

   周六遂昌南尖岩玻璃栈道一行

   这地方多少有点让人失望,并不像宣传的那么好玩 

   下了高速沿着弯弯曲曲的山道到了山顶,说实话有些晕车。

   下了车,吃了饭(说是土鸡,其实名不副实)。这个季节还是挺冷的,虽然太阳很大,但耐不住有风啊。

   无云、大光比、还有有些雾气。进了景区转一圈也就一个多小时吧。(玻璃栈道没感觉,人造的一线天,没有水的九级瀑布)


   最后虽有些失望,但好歹空气干净。

    

周日带着等效100mm就出去扫楼了。
初衷是美好的,过程是艰辛的,结局是惨烈的。
还是高估了城区建筑的高度。

那天刚下过雨,回过神来时手机里已经有了这张照片

宛若电影的青春随着暑假成为了回忆,与老朋友告别,怀着忐忑踏上一段新的未知。